• 首页>本刊特稿

    直播带货浪潮来袭

    2020-06-04 11:00:00 【关闭】 【打印】

        “我身上这件套装面料是纯棉,大家可以看下做工非常细致,而且款式非常好搭配……”家住河北石家庄的常甜正在通过手机观看某电商平台的女装品牌直播。利用闲暇时间在直播间“买买买”,已经成为常甜生活的一部分。“我主要买些日常生活吃、穿、用的东西,尤其是女装。”她说。

        时下,像常甜一样在电商平台直播间下单购买心仪商品,已经成为众多消费者的选择。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多个互联网平台发力直播带货,更是让直播带货获得了消费者的青睐。

        发展迅猛

        直播带货,是指通过一些互联网平台,使用直播技术进行近距离商品展示、咨询答复、导购的新型服务方式,或由店铺自己开设直播间,或由职业主播集合进行推介。

    中国直播电商最早可以追溯到2016年。彼时,直播电商伴随直播的风口诞生,而且发展的初衷很简单,只是为了提高用户在平台的停留时间。2016年4月,淘宝直播上线,直播电商由此开始进入大众视野。也是在那一年,如今的“淘宝直播一姐”薇娅开始试水直播。

        在2016年的淘宝直播节上,曾经的“网红”带货顶流张大奕两小时带动2000万元人民币成交额,观看人数超过41万,创造了纪录,被当时淘宝直播负责人赵圆圆评价为给所有人起到了(直播带货)示范和扫盲的作用。

        直播带货界的“后浪”也在不断涌现,其带货能力傲视群雄。来自淘宝直播披露的数据显示:2019年“双十一”购物节,薇娅的成交总额为27亿元,“口红一哥”李佳琦与其不相上下。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薇娅甚至在直播间带货卖火箭、卖房,网友感叹其将直播带货玩出了新高度;而李佳琦则是单场直播卖出48万支唇釉,某品牌动物眼影盘拿下5000万元销售额以上的佳绩。“直播一姐”和“直播一哥”的实力再次得到印证。

    两名主播正在为太阳伞直播带货中

        据全球知名的新经济产业第三方数据挖掘和分析机构艾媒咨询发布的报告,2019年,中国直播电商行业的总规模达到4338亿元人民币,预计2020年中国在线直播的用户规模将达5.24亿人,市场规模将突破9000亿元。

        只不过短短数年,中国直播电商发展便如此迅猛,这其中网络视频的发展功不可没。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2020年4月28日发布的第4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3月,中国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8.50亿,占网民整体的94.1%;其中短视频用户规模为7.73亿,占网民整体的85.6%。庞大的网民数量构成了中国蓬勃发展的消费市场,也为电商直播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用户基础。

        而在另一方面,消费者足不出户就能在直播平台上边看直播边下单,使得直播带货得以快速普及。常甜就表示,“以前我买衣服都是去实体店,现在有了这些直播平台,可选的商品种类丰富,物美价廉又方便,少了在实体店之间来回看的烦恼。”

        上海市民严女士则表示,之所以在直播间购物,最重要的因素是价格。她接触直播带货已有半年多,发现一些直播间展示的商品价格经常能够达到全网最低。“通过直播,可以更直观地了解产品的样式、用途和使用方式。而且,很多主播会介绍产品的优点,而不好的地方也会指出来。”严女士说。

        根据商务部大数据监测显示,2020年一季度全国电商直播超过400万场。这使得全国网上零售额与2019年同期基本持平,达2.2万亿元。而在“五一期间”电商直播场次和直播商品数量同比分别增长1倍和4.7倍。可以说,电商直播有效缓解了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促进了消费回暖。

        扶贫助农的新方式

        “电商,在农副产品的推销方面是非常重要的,是大有可为的。”不久前,习近平总书记在陕西考察时,来到当地一家直播间,了解村民线上卖货情况,为电商点赞。网友纷纷留言,称之为“史上最强带货”。事实上,在脱贫攻坚的主战场上,直播带货已经成为扶贫助农的新方式。

        4月21日,拼多多“爱心助农”活动落地山西静乐县,县长王昕走进直播间,向平台近6亿消费者推荐静乐优质杂粮。截至当晚10点,直播共吸引观众超过93万人,9万斤糯玉米、小米、藜麦等杂粮被“拼光”,通过直播直接带动在拼多多销售“静乐杂粮”的店铺销售额近40万元。

    2020年5月22日,由甘肃省商务厅主办的“甘肃省第一届直播电商带货大赛”在兰州启动

        据介绍,这次直播销售的五谷杂粮产品,全部来自于当地建档立卡贫困户。为了体现地方特色,拼多多此次助农直播特意设在山西窑洞大院中进行,从剪纸到杂粮宴,再到民俗活动表演,围观的消费者在挑选静乐杂粮的同时,更真实感受了一把黄土高原的风土人情,纷纷在直播间留言表示“要为山西拼一单”。

        静乐县此前一直是国家级贫困县,靠着小小的杂粮助力在今年初成功实现脱贫摘帽,杂粮是当地脱贫攻坚的重要抓手。“我们希望通过此次活动,为静乐乃至整个山西的杂粮产品打开一个窗口,让更多消费者享受到品质一流、营养丰富的静乐杂粮,同时感受到山西别具特色的风土人情。”王昕表示。

        各地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100多位县长、市长走进直播间为当地产品“代言”,涉农商品销售旺盛。全国农产品网络零售额达936.8亿元,增长31.0%。全国832个国家级贫困县网络零售额达到277.5亿元,增长13.3%,比全国网络零售增速高14.1个百分点。

        实际上,市县长直播带货早在2019年初就开始试水了,但此次疫情下的市县长直播带货活动堪称现象级,更加值得关注。业内专家表示,在直播间,政府官员卖力带货为产品站台,将自身信誉与产品捆绑在一起,一方面增大产品说服力,另一方面是在一步步拉近与网友之间的关系,并给地方产业带来巨大的推动。服务型的政府,就是在这样的良性互动中逐步建立的。

        向全球推货的洋主播

        随着电商直播的日渐火热,不少外国人也加入到直播带货的队伍中。这些洋主播在电商平台上用着“家乡话”向老乡们推广中国制造。

        全球速卖通是阿里巴巴旗下跨境电商平台,目前覆盖全球200余个国家和地区超1.5亿消费者,每月访问速卖通的消费者超2亿。2019年“双十一”期间,超过300名“洋主播”在该平台实现全球24小时不间断地直播,直播场次逾千场。

        厄瓜多尔的戴法,8年前不远万里嫁到中国沈阳。虽然英语外教很吃香,但戴法的母语是西班牙语,要找到心仪的工作有些难度。2019年,随着全球速卖通直播业务的拓展,急缺西班牙语主播,戴法的母语立即成为优势,她成为了一名西语主播。每天,她通过直播,向海外消费者介绍中国产品。在她看来,这就是中国经济近年来高速发展的迷人之处它不仅属于中国人,也属于像她这样的外来者。

        29岁的娜斯佳沈阳理工大学硕士毕业,原是沈阳一公司的俄罗斯市场研究员。2018年开始,集团成立了跨境直播项目组,她也试着去做了几场直播。后来,她索性当上了全职主播,至今已播了超过200场,为茵曼、小米等多个中国互联网品牌带货,年薪高达几十万。娜斯佳认为,这份新工作最美妙的地方,就在于让她拥抱了中国发展最快的行业之一互联网。“生机勃勃,充满机会。”娜斯佳常这么说,尤其是成为主播之后,她要更快速地学习,不仅要跟上电商平台瞬息万变的动态,中国品牌日新月异的新速度,还要在直播业务上不断精进数不清有多少次,她在自己的出租房里刷薇娅、李佳琦等中国头部主播的直播,跟着他们学“话术”和技巧,直到下播。

        虽然眼下“洋主播”的带货能力还不能与薇娅、李佳琦们相比,但这只是时间问题。一方面,越来越多中国品牌深耕海外市场;另一方面,在淘宝直播的带动下,速卖通、飞猪、Lazada、考拉相继启动了直播业务。每天这5个直播平台通过汉语、英语、俄语、西班牙语等十几种语言,向全球消费者进行24小时不间断的直播。在这几大平台上,“洋主播”的数量已超过千名。

        然而,不管是本土主播还是洋主播,他们的职业都已经获得了社会的认可。5月11日,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发布《关于对拟发布新职业信息进行公示的公告》,拟新增10个新职业。其中,“互联网营销师”职业下增设“直播销售员”工种。对此,网友们纷纷表示“李佳琦们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工种!”

    分享到:
    下一篇 责任编辑:

    微信关注 今日中国

    微信号

    1234566789

    微博关注

    Copyright ? 1998 - 2016

    今日中国杂志版权所有 | 京ICP备:0600000号

    易发棋牌app下载-易发棋牌正宗官网